• [鄙视]关联资源不是人类的劳动成果?那你咋不住到深山老林里面去?光从土地本身来讲,大城市与深山老林有什么区别? 2019-03-19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3-19
  • 为超越而起舞(名师谈艺) 2019-03-11
  • 伦敦一家酒店发生火灾 2019-03-11
  • “纸老虎”从来吓不倒中国(望海楼) 2018-12-01
  • 项小龙任安徽省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图简历) 2018-12-01
  •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 河北福彩20造5开奖查询

    河北福彩20造5开奖查询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霭沉沉楚天一阔

    第十七章:女人独有的天性?

    暮霭沉沉楚天一阔 杨三流 2487 2019-03-14 01:05:42

      我的语气很不好,像是在挑衅也像是在质问。

      余一只低头看着地上的矿泉水没有应声,过了几秒后不耐的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也把头别往一边不看他。

      上课铃响时,我们站起来跟老师问好,我刚鞠完躬抬起头正要说“老师早上好”这几个字时,只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向我的脸飞来。

      等我回过神来时,只感觉鼻子上凉凉的,我下意识低眼看向鼻子,发现鼻子上被一层白色的东西盖住了,我一愣,抬起手想将这白色的东西揭去时,我的右手就被人抓住了。

      我抬起头,只见抓着我手的人正是余一,他的眼睛看向一旁,一脸不耐对我说,“别动?!?p>  “哦?!?p>  我点点头,应了他后,他就把手放开了。

      我们坐下时,余一将矿泉水又放在我桌上,微微侧过身但眼睛却没看我,继续对我说,“我用冰矿泉水搞的,你敷一下,不然鼻子万一流血又是我的不对了?!?p>  余一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看着像又歉意可又像有气意,我又点点头“哦”。

      然后他就转直了身体,我们俩也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无意瞥见余一放在我桌上的矿泉水,想起刚刚我把水往地上推的事,心里的悔开始生根。

      我将矿泉水拿在手里看了没多久,心里生了根的悔就发了芽。

      我抬眼偷看着余一的侧脸,心中有些发闷。

      我跟余一在一起玩了这么多年,几乎每天都会吵嘴,他刚刚说我的话以前也不是没说过,可我是第一次当真,我从没用这种口气跟他发过脾气。

      我心里也清楚这是为什么。

      从昨天他把我鞋扔了却扬长而去不管我时,我心里就埋下了委屈与恼意,虽没爆发,但也暗暗压在了心里,今天他一引就爆了出来。

      可不管如何,我刚刚也不该把矿泉水往地上扔,这应该是他特意跑去买的,可是我……

      发了芽的悔长成了藤蔓,正沿着我的心底往外爬,缠得我难受极了。

      我抿了抿嘴唇,将手中的矿泉水放在桌子左上角,抬起头想看余一的脸色时却看见坐在他前面的楚天辰。

      楚天辰侧着脸,眼睛正看着我桌上的矿泉水,我正疑惑他怎么会看我桌上的矿泉水时,只见他将他桌上的矿泉水放到了桌洞里,然后坐直了身子。

      我将视线收回落在我桌上的矿泉水上,心中一直在好奇楚天辰为什么会有刚刚那些举动。

      我正在想时听见了语文老师讲课的声音,于是收回了心思将课本翻开,认真的听着课。

      下课后我一直在寻思怎么跟余一缓和缓和我的俩此时的关系。

      可寻思来寻思去,一天下来我们俩愣是没讲过一句话。

      期间我好几次主动跟他讲话,但他要么装作没听见,要么直接忽略我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连他同桌兼死党赵姚都看出我俩不对劲,换着法儿的套我们的话。

      但我们俩都不说。

      而且从余一对我的冷淡不理睬中我清楚的确定:这次他也当真了。

      我心中有愧也有倔强。

      即便心中那棵后悔的藤蔓已经爬上了我的心头,但我也不肯低头。

      余一不理我,那我也不理他。

      我们俩就这样扛着自以为是的倔强,以及确信对方不会真的离去的自信等着对方低头。

      期间李蕊也看出来我跟余一在闹脾气,来问了我,我也照实都跟她讲了。

      而李蕊仍是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对我说“余一肯定会先向你低头”。

      她跟我讲这句话时,余一正好从教室门外走进来,我抬头恰与他对视了一眼,接着他就将眼神看往另一边避开与我的对视。

      就从这一点我就知道这次李蕊的话也许并不可信了,我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因为要是换做以前,余一一定会对我吐舌挤眼拱鼻……做各种鬼脸挑衅我,这一次他没有,我心里隐隐感到难受,但我还是故作不在意的把头也别往一旁去,信誓旦旦的对李蕊说,“就算他向我低头我也不理他?!?p>  李蕊升调哟了一声,一脸等着我自打脸的表情看着我,嬉笑对我说,“我才不信?!?p>  我将她手里的课本夺走,将她往她座位方向推,一边推一边底气不足对她说,“我……我说真的,信不信由你?!?p>  李蕊抵住我的推搡,转过头看着我,摇头故作惋惜道,“一个比一个嘴硬?!?p>  话说完,她伸出手将我桌上的薯片拿走抱在怀里,动作娴熟没有一丝停滞,我刚站起身走到还没迈出一步时,她就已经钻到刚走至她身旁的余一身后躲着了。

      我抬头看着余一,余一也低头看我,横亘在我们之间的却只有难以名状的沉默。

      我和余一之间第一次有了这种发自内心的分裂。

      我瞪了躲在余一身后偷笑的李蕊一眼,又回到原位坐下,我刚坐下就看见余一也坐到了原位,他的身体没有丝毫偏倚,完美的只留了一个背影给我。

      我心里难受极了,但还是决意跟他死磕到底。

      这一天下来,我觉得压抑极了。

      以前余一每天换着法损我笑我时我都会在心里祈祷他能有一天把我当做空气,当这一天真的到时,我却发现我连呼吸一口空气都变得困难了。

      尤其是看到余一跟别人有说有笑时我恨不得拿一卷胶带将他的嘴给粘上。

      凭什么我跟他闹脾气时,他可以把我冷在一旁还跟别人笑得这么没心没肺。

      对余一,我第一次有了嫉妒的情绪。

      只是这嫉妒,无关于爱情。

      当我意识到自己有了这种情绪时,也有了对这种情绪的疑惑:是不是当男人在女人心里有了位置时,女人自然就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嫉妒情绪?

      这难道是女人的天性?

      很多年后,我的脑海里也?;嵯肫鹫飧鑫侍?。

      放学时,余一仍然没理我,拿起书包就走了,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很不是滋味,想不通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记仇了。

      我无精打采的拿起书包背在背上,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室。

      从教室走到学校门口期间,我脑海里不断轮番回忆着以前放学回家时,一路跟余一追逐打闹嬉笑怒骂的场景。

      我就这么不自觉的想着,什么时候走到了学校门口我也不知道。

      当我抬起头继续往前走时,却惊觉天怎么这么黑,像是被人泼了漫天的黑墨水,压抑又诡异。

      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从学校走到家里,却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一切,我转头看着四周三三两两有说有笑的同学们,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另类,心底的孤独抽了芽,于是快步往前走着,试图用更孤静的夜掩盖住我的形单影只。

      我,不喜欢孤独,在哪都不喜欢。

      我走着走着心里有些发酸,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后对着前方空无一人的大路吼道,“余一矮!你这个小气鬼,明明是你先惹我的你还有理了!你跟我低头会死吗?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友??!绝交!我还要把你做过的所有坏事告诉你爸妈,我更要……”

      我正骂得起劲时,斜挎在右肩上的书包突然被人扯了去,我侧过身时只看见余一左手拎着我的书包,将我的书包挂在自行车头上后,骑着自行车像风一样的从我身旁刮走了。

      我不自觉瞪大了眼睛,也顾不上还一片混乱的脑子拔起腿就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 [鄙视]关联资源不是人类的劳动成果?那你咋不住到深山老林里面去?光从土地本身来讲,大城市与深山老林有什么区别? 2019-03-19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3-19
  • 为超越而起舞(名师谈艺) 2019-03-11
  • 伦敦一家酒店发生火灾 2019-03-11
  • “纸老虎”从来吓不倒中国(望海楼) 2018-12-01
  • 项小龙任安徽省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图简历) 2018-12-01